都挺好大结局泪崩

1

最近《都挺好》收官,最后一集引无数人泪崩,苏大强老年痴呆症失忆后,忘记了儿女,只记得要攒钱给女儿买辅导书,苏明玉大哭着将苏大强搀回家。大年三十,在苏明玉的别墅里,和两个哥哥视频,一家和谐,其乐融融。

很明显,苏家三兄妹对这样的结局是满意的,苏大强跟着女儿,有吃有住有爱有女婿,就算老去的那一天,也能保持体面。然而,流过眼泪后,作为旁观者却心有不甘:这样就结束了吗?曾经不断作妖,搅扰儿女不得安生,只因为得了老年痴呆症,就可以将前半辈子的恩怨一笔勾销?

我们发现,在苏大强生病之前,简直就是套路王,用情感紧紧勒索着苏明哲,苏明成,苏明玉,直到最后一集:最高明的情感勒索,是让被勒索的人,流着感动同情怜悯的泪水,心甘情愿的献上自我。

《都挺好》大结局泪崩:最高明的情感勒索,让你感动后献上自我

苏珊·福沃德和唐娜·弗雷泽在《情感勒索》这本书里,为情感勒索下了一个定义:这是一种互相较劲的力量拉锯,及其导致的种种令人困扰的行为。

情感勒索的行为很好界定,如果对方的要求让你感到不舒服,要求你不断的退让,逐渐的没有底线,这就是情感勒索。情感勒索不仅出现在同事,朋友之间,更多的,则是在亲人之间。而往往是亲人这层关系,更加让我们没有办法去回避。

《都挺好》大结局泪崩:最高明的情感勒索,让你感动后献上自我

《都挺好》这部剧里,老大苏明哲既是情感勒索最大的受害者,反过来也是对别人进行情感勒索的施暴者。他的口头禅“简直让我太失望了”是站在苏家长子的身份来说的。苏大强没有承担起作为父亲的责任,家庭大小事情都找苏明哲。当苏明哲的婚姻亮起红灯,苏明哲准备回美国,他直接指责:“现在你又要走,你还是我儿子吗?”而情感勒索的三大迷雾之一就是责任感。苏明哲在这样的教育下,认为自己理应承担起一切的责任,他不顾自己刚刚找到工作的困顿,不顾吴非和小咪的利益,大包大揽给苏大强买房子。

《都挺好》大结局泪崩:最高明的情感勒索,让你感动后献上自我

情感勒索常见的套路有三:恐惧感,罪恶感,责任感。这三个词的英文开头字母,组成了一个单词:fog(迷雾)。的确如此,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情感勒索者的手法,它们的行动就仿佛笼罩在迷雾中。情感勒索就是这样,具有高度的隐蔽性:

这些勒索者能巧妙地遮掩施加在我们身上的压力,经常让我们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。此外,他们普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出于善意和体贴,与他们的实际做法完全不同。

在苏大强卖了房子,又遭遇了爱情挫折之后,吴非靠在苏明哲的怀里,说感觉自己对不起苏家。说苏大强其实非常的可怜。这就是情感勒索带来的罪恶感,这种罪恶感让我们良心不安。虽然我们有的时候的拒绝是合情合理的。

《都挺好》大结局泪崩:最高明的情感勒索,让你感动后献上自我

情感勒索,就像是一层迷雾,让理智思维暂时失效,说不清哪里不对,但是会引起情绪上的一系列反应,比如说愤怒,不安,羞耻等等。

2

剧中的苏大强则将情感勒索发挥到了极致。情感勒索的四种形态包括:积极施暴者,悲情者,引诱者,自虐者。他最擅长的就是伪装成弱者,以博得儿女的同情。在苏明成打苏明玉被抓之后,朱丽非常的着急,在医院逼苏大强找明玉求情。

苏大强说自己有高血压,眼看着就要瘫倒,吴非即使心里知道,但是仍然无奈地将苏大强带回家。苏大强一到家后,立即生龙活虎。

其次,苏大强在劝苏明玉放过苏明成的那一段,他先关心苏明玉的病情,其次说等苏明成出来之后,就好好教训他以帮苏明玉出气。这其实是一种引诱,他知道苏明玉一直为前半生苏家的重男轻女不公平而愤慨,她渴望被爱被公平的对待。于是苏大强开出了条件,如果能够放了苏明成,就给她被爱被父亲照顾有人替他抱不平的感觉。但是苏明玉看穿了苏大强的目的,从后来苏明成心不甘情不愿的念悔过书的时候,就可以看出苏大强根本就没办法承担起这样的责任。

《都挺好》大结局泪崩:最高明的情感勒索,让你感动后献上自我
情感勒索的第三种形态是自虐者。苏明成从派出所回到家后,朱丽被气走了。苏明成在家作践自己。吃零食,不按时作息等等。我们有没有发现,在平时的育儿过程中,经常遇到这样的自虐式情感勒索。比如说,孩子在地上打滚放赖,比如说孩子说你不给我买玩具,我就不穿衣服我就绝食,更有甚者,有的孩子说你不给我零花钱,我就不上学了。而这种方法屡试不爽的原因,就是孩子看准了家长对自己的爱,孩子用自我作贱的方式,逼迫家长答应自己的要求。有的人在婚姻中乞求对方原谅,会采取打自己耳光的方式,这哪里是在道歉,这其实是一种胁迫和威胁。情感勒索的本质就是威胁和胁迫,只是大多数时候很隐蔽而已。

情感勒索除了我们上述的悲情者,引诱者,自虐者之外,还有最直接的就是积极施暴者。他们会直接威胁被勒索的对象,比如不想离婚的人,会威胁要带走孩子等。

3

情感勒索之所以如此隐蔽,让人迷惑,将自我乖乖奉上。是因为情感勒索有四大手法:二分法,病态化,联合阵线,消极比较。而这些手法的运用,让被勒索的人,失去了理智,困在情绪和自责的漩涡中。

所谓的二分法就是,给别人贴上“自私,幼稚,不善解人意”等标签,而给施暴者自己贴上合理的标签。当被施暴者听到这些标签的时候,往往会把精力放在争辩和解释上,却没有想过,这些定义和标签的提出者的意图。

在《都挺好》中,苏明成形容苏明玉“恶毒”,说苏明玉不是女人,这其实就是在“病态化”苏明玉。如果意志不坚定的人,会逐渐的动摇自己的想法,我是不是太自私了,或许这件事没有我我想象的那么严重。

《都挺好》大结局泪崩:最高明的情感勒索,让你感动后献上自我

当苏明玉被苏明成打了之后,几乎全家出动,苏明哲,苏大强等等,他们站在统一战线,想要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他们的说法:“一家人,应该要和谐相处。”这条统一战线不是在苏明成打人遇到麻烦之后才形成的,而是早就有了。在苏明玉第一次在苏家遭受到不公平待遇,当卖掉苏明玉的屋子,当苏明成要求苏明玉洗衣服,当苏母不让苏明玉考清华,这个时候,所有的人,都成了强势母亲的帮凶,只是因为他们的利益的获得要建立在苏明玉利益受损的基础上。凶手要承担责任,但旁观者也不能逃避责任。在此之前,苏家的人,全都无所作为,站在了统一战线。

情感勒索的第四种手段,就是消极比较,比如说“你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”“你的姐姐都来帮我了,你却表现的如此冷血”。通过消极比较的方式,消解别人的自我意志,降低自我价值,来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情感勒索的影响是巨大的,首先,它破坏人的自我价值感,其次损害一段亲密关系的幸福感,第四他会让被勒索的人,牺牲周边应该爱护的人,来安抚勒索者,比如说苏明哲一直在牺牲老婆孩子的利益。最重要的是,它会破坏勒索者和被勒索者之间的关系,有人认为用自我的妥协可以换取片刻的安宁,但其实,情感勒索让任何亲密关系都不再安全可靠,因为双方都无法在对方面前表现真实的自己。苏大强为什么要决绝的追求爱情,甚至是卖了房子?苏明哲最后总结的很对:“我以为满足他的一切需求,但其实,我们之间的关系如此生分。”

《都挺好》大结局泪崩:最高明的情感勒索,让你感动后献上自我

,最后让人心甘情愿的勒索自己。

《都挺好》大结局,引人泪崩,虽然苏大强生病了,但是我想说,情感勒索的最强大的地方,会叫人产生恐惧感,罪恶感,责任感之后,将勒索的形态变成习惯,最后让被勒索者主动勒索自己。

苏明哲扛起了责任感,什么都大包大揽。

吴非对苏明哲说,感觉自己对不起苏家。

苏明玉最后承担起抚养苏大强的责任,以为换取到了自己想要的亲情。

4

那么,面对日常生活中的种种情感勒索,我们应该如何去摆脱呢?苏珊建议我们:首先要和被勒索者保持距离,其次,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观察这件事情。

我们得明确一件事情,那就是,我们的身上有情感勒索者想要的东西。主动权应该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,我们之所以糊里糊涂的做了决定,就是因为我们深陷于情感之中,所以,保持距离,是我们避免被勒索的第一步。

当我们听到一个要求,感到不舒服的时候,我们可以和善的对别人说:“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考虑这件事,稍后回复你”而往往这个时候,情感勒索者会不断的催促,甚至情绪很激动,我们所需要做的练习,就是避免被罪恶感,不安感所打败,我们可以远离当下的环境,然后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待这件事情。

当我们从勒索的戏码中抽身出来之后,就到了搜集信息以决定如何回应情感勒索者的时候了。我们可以将自己搜集到的信息写在纸上:

  • 他提了什么样的要求?
  • 他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提出的要求?
  • 如果我没有马上妥协,他是什么反应?
  • 这个要求属于什么类型?对我有什么影响,有哪些利弊?

其次,我们可以将要求大致的分类,无外乎三种:

  1. 这个要求无关紧要。
  2. 这个要求不但牵扯到一些重要问题,而且影响自我完整性了。
  3. 这个要求关系到一个重大的人生决定,一旦让步,将对自己和别人造成伤害。

针对不同的要求,我们的应对方式也不一样。如果是无关紧要的要求,也许让你不舒服的,是别人提出要求的方式,那么我们可以坦诚的说出,我们的情感被伤害的真相。如果是影响自我完整性,我们可以要求更改要求中的不可接受的要素,如果剔除了这些要素,也能得到情感勒索者的共识,这样的妥协无可厚非。如果是影响自己人生的重大决定,我们有权利拒绝。

无论什么人,无论是什么关系,我们都可能被情感勒索,而且,造成被情感勒索的原因之一,就是我们的不断妥协,助长了勒索者的勇气。我们对某件事的恐惧,担心,不安,早已被别人观察在眼里,最后成了要挟我们的武器。所以,不想被情感勒索,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向内审视自己,消除心魔,这样,才不会给别人可乘之机。愿我们,不做被勒索者,也不做施暴者。

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爱生活爱音乐,您的点赞是对我们最大的鼓舞!如链接失效,内容需补充,麻烦亲评论留言,谢谢!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